再见了,武汉

破晓之时,我离开了武汉

1

4月15号,天色微亮,太阳初升,我坐上了同事的顺风车,终于踏上了离汉之旅,前往了重返工作的路途。

一路驶来,窗外慢慢变得阳光明媚起来。远处可以看到树木葱葱,听到鸟鸣婉转。如果不是戴着口罩的人时而出现在视野内,周围的一切都仿佛如同往昔,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就如同2019年的春天一样。

1月1日,2020年的第一天,当时我看到华南海鲜市场休市的新闻上了热搜。记得还笑着和开车的同事在微信上讨论,武汉第一次上国家的新闻,国家都很重视,看来这个事情小不了,说不定又会和当时的非典一个样。不过十几年过去了,这次肯定不会闹那么大,可以轻松扑灭了。

再见了,武汉

同事是个喜欢抬杠的人,他反驳,难说,一般历史上,天灾后就是人祸,猪瘟后就是人瘟。这次澳大利亚大火,污染了半个地球,这次疫情说不定就是自然惩罚我们的。你看着吧,华南海鲜市场的事情没这么简单的。

再见了,武汉

然后,同事一语成谶。

接下来的一切,让所有人都措不及防,为之震惊。

1月20日晚上,终南山院士揭开遮羞布,新冠肺炎已经感染多名医生,人传人开始确定。1月22日,仅仅是宣布人传人两天之后,武汉以迅雷之势公布1月23日封城。接着一周,全国所有省市宣布1级重大响应,14亿人全数缩在家中强制性隔离,一时间全球哗然,开始多个国家开始从武汉撤侨,全球几乎所有的国家拒签武汉的航班。

武汉更是自废武功,断绝内外交通,重重按下了暂停键。酒精,口罩,手套,消毒液,所有医疗防护用品脱销,甚至超市的米面都在封城的那两天被蜂拥的人群抢空。随着感染人数飙升,医院床位纷纷告急。一时间,武汉正式进入一床难求,医疗崩塌的黑暗时刻,直到外省大批医疗人员紧急调配到武汉,方舱医院的启动,才正式缓解。

截至4月16日24时,武汉确诊病例核增325例,累计确诊病例数订正为50333例;确诊病例的死亡病例核增1290例,累计确诊病例的死亡数订正为3869例。

而一直到现在,整个城市,还无法祭拜那些逝去的亲人。

2

同事开了三个多小时,换成我开,随着离开武汉越远,那种集装箱的大货车才逐渐多了起来,渐渐占据了旁边的慢车道。

再见了,武汉

这次疫情对武汉影响还真是大啊。周边都没有什么大货车跑。以前武汉周边高速上,那种超大的货车成堆。现在稀稀拉拉的,出了武汉才看到。同事坐在后排,搭话道。

我把着方向盘,点了点头,叹了口气。其实武汉内部还没有解封,除了工作的人可以正常出入小区外。基本上,十几岁以下的儿童和六十岁以上的老人还不能出小区,说至少要封到五一,再看情况,是否延迟,而按照现在频频爆发出来的无症状患者来看,延迟到六一都有可能。

重伤,这次武汉是重伤了。同事附和说着,不过政府不是说,武汉的企业99%都复工了吧,接下来,应该马上就会恢复了吧。

那是制造业复工,不是第三产业复工,我加速超过了旁边的大货车,回话道,我昨天下午五点多去大超市买东西,冷冷清清,就没几个人,收银员和柜台的都在发呆,那还是生活超市。估计那些大型商超,什么摩尔城,CBD,就更加冷清了。我朋友说就是下班之后,里面大部分店面关闭的情况下,里面 的服务人员还是比顾客要多。

同事笑了笑,那是肯定的。现在谁还去那些密集的封闭场所,疫情还没有完全过去呢。再说武汉所有学校,为了安全起见,好像说等九月一号再开学了。而这意味着,家里小孩必须得有大人管着。

我点了点头,就和我家一样,小孩不能上学,我老婆为了照顾她,只能远程办公,也不可能如往常一样出去消费,购物买衣服啥的。像这样的情况,武汉肯定还有不少。所以,那种可以容纳上万就业的商超工作人员会大批失业。那些卖衣服的,原来一个店四五个服务员,现在可能一个服务员。那些童装和卖老年服装的,估计只有关门。大型吃饭的场所,因为不允许堂食,所有的大堂服务人员都可以不要。而那些面向儿童,青少年,情侣的娱乐店面,估计都会没有生意。

还好,我不是武汉的,现在的武汉,说不定工作都很难找,同事附和着说道,我们那里不属于湖北省,街边小店、商超基本都开了,人虽然没有以前多,但多少还是有点人气的。

我专心开着车,没有再说话。

其实之前我随便算了一下,武汉失业现象的确触目惊心,就说我家附近的一家大型商场,地上7层,地下两层,拥有100家中小型餐饮,每家现场服务人员5人到10人不等,按7人计算,700餐饮员工失业。拥有600家中小型其他店铺,每家现场人员2-10人,按5人计算,3000人员失业。就一家大型商场,保守估计就有3700员工失业。而武汉这样规模的大型商场有多少,估计最少超过百家,光这就有接近四十万员工失业,加上大型商场背后的供应链,如配送物流,如服装供货商,所牵扯到失业的人可能就更多了。

虽然,政府说明99%的大型企业都复工了,但从来一个城市的就业率从来就不是靠制造业,80%的就业就是靠的第三产业,其中服务业更是吸纳大量用工的重要部分。

马上六月到来,毕业季之后,武汉四十万的大学毕业生也要加入到求职大军里面。

整个武汉市的人口大概在1100万-1400万之间。大概有多少比例的求职人口?失业率会有多少?有多少万需要生活的人在四处奔走。10个人,20个人,面试一个普通的职位而不可得,后面又会影响多少家庭。

我只知道,快递,外卖业涌入了大量的人,导致整体行业的薪酬都被拉低。很多家庭开始省吃俭用,对菜价怨声载道,去掉所有的娱乐开支,一切都只是为了渡过这个寒冬。

生活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在这场百年未遇的全球疫情爆发下,更是如此。

会有多少次求职的无功而返,有多少次崩溃的泪水洒在路上,又有多少家庭被迫省衣节食,砍掉所有其他开销,仅仅为了简单的活下去,挣扎着努力着拼搏着,只为了看到下一个黎明的到来。

3

接下来同事打起了瞌睡,一路无言。

从武汉出发6个小时后,我们终于到了公司。进了公司,在宿舍里放好了自己沉重的行李。接下来一直到五一,就不打算再出公司了,这次带了整整一大箱子的吃的和水果。

我做好寝室清洁,清理好带的衣服。重新戴好口罩,全身喷洒了酒精,走出门外。正好看到宿舍走廊上,两个同事经过,一个人没有戴口罩,一个人口罩露出了鼻子。

看着这两个同事谈笑而过,我楞了下,这才感觉,我已经离开武汉很远了。这里,再也不是,人与人之间,彼此距离最少两米的武汉了。

我紧了紧衣服,默默退回了宿舍,拿出了小瓶的酒精,揣在了荷包里。嗯,这下安全感有了。我再次打开门,走了出去。

武汉,等我,五一,我再回来看你。

再见了,武汉

NO.1

APRIL

17.2020

原文始发于:再见了,武汉

分类: 大杂烩

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